无埃&不想原地踏步

微博 @无埃

忘羡霜降24h活动招募

达达我来啦!话说欢迎其他的小伙伴加入啊!


理想一定洛必达—催更蟹脚ky滚蛋:

忘羡霜降活动招募


日期:10.24


cp忘羡不逆不拆,活动以文/画/字为主。


审核要求


文:3k以上,不ooc,文笔流畅自然。


画:完成度较高,已上色,成图效果较好。


字:风格稳定,和谐度高。


另:招募一名海报美工老师(已有)和一位题字老师。


活动详情


时间安排:整点发文,一共24位,外加彩蛋10位以内。


结局:文手强制要求he。


我要吹爆七七,他是个天使,对于我的不会的问题讲的十分细致还愿意画图示例,呜呜呜呜呜,他可太好了,愿意十分耐心的教我,天使好吗! @NeV

谢谢七七,你画的图可真好看呜呜!

【声明】在你看不见的地方,有“太太”们的全部

太棒了,哭泣


南国之南:

你说吧欢哥贼喜欢:



作为一个创作者,基于自己的想法,想对读者说的话




 




【创作者和读者是平等的】




创作者是一群普通人。




只是恰好在这个平台上有可以展示的技能,描绘自己喜欢的情节和人物。




创作者不觉得自己高人一等,创作的原动力只是【我喜欢】,【我擅长】或者【我的读者喜欢】




我尊重任何一个真心喜欢我的作品的,认真提出建议的,和我激情互动的,为我默默打call的粉丝。




否认并嘲笑一切有关于“这个太太可能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所以生气”、“这个太太可能是因为自己受欢迎所以摆架子”的恶意揣测。




2019南方是不怎么出太阳,咱心里就不能阳光一点?




 




【创作者和创作者、创作者和读者怎么才能亲密起来】




在粉丝眼里:厉害的太太总是抱团。




我不是?我没有?别瞎说?




作品好的创作者受欢迎是常识。




作品号的创作者间互相喜欢也是正常的。




正好机缘巧合成为了朋友,脾气对味,成了好朋友,三观相似,在同样的问题上有同样的看法,有同样的立场,仅此而已。




 




在粉丝眼里:这个人明明是小透明,凭什么和太太关系这么好,我都不敢勾搭太太,一定是她巴结太太了,真不要脸!




我不是?我没有?别瞎说?




喜欢一个人而去想和她结交这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


也不存在这个小透明跟某个创作者关系很好,就鸡犬升天也高人一等的说法。




勾搭太太的方式有很多种。




给她写长评短评的,给她画同人互动的,穷追不舍像谈恋爱一样的,因为喜欢某个游戏凑到一起开黑的,恰好是同城出来面基的,三观相似的,说话有趣的,或者干脆也来产粮被太太发现互粉的,等等等等。




你自己不主动,就别抱怨别人和太太有故事。




内心戏这么丰富,跟卓别林去学哑剧吧。




有时间酸还不如去人家评论区写个刷屏长评,点开太太主页的日常和人家多互动




 




lof长评刷个屏也才200字啊




 




 




【创作者是活人,不是明星】




请不要给创作者打标签。




请不要给创作者打标签。




请不要给创作者打标签




 




“太太在评论区回复我了,她一定是个温柔的人!”




我不是?我没有?别瞎说?




创作者回复你或许是出于礼貌,或许是因为你的发言很有趣。




创作者不回复你,或许是因为她话废不知道怎么接话,或许只是太多了回不过来




 




“太太怎么怼人了,原来她不温柔啊,白瞎了我的眼。”




我不是?我没有?别瞎说?




每个创作者都是活生生的人,有自己的喜怒哀乐,对你展示出温和的一面不代表她没有暴躁的时候。




多少太太被人抄袭融梗,被踩着底线边缘反复横跳,为了不让自己的粉丝看到,都忍着没骂人,只是在主页发表几句单调的声明。




她们没有怒火吗?




她们只是在顺着粉丝心里“温柔”的愿望,压抑自己。




 




那么问题来了。




创作者有必要这样吗?




没有。




创作者不是流量明星,不需要粉丝打榜,不需要接拍片子,大部分都是非营利性的创作,大部分都是“为爱发电”,无偿,不卖VIP章节,不付费观看的。




粉丝都是因为这个太太产的粮好吃,才聚集起来的,不是因为这个人“温柔”。




lofter是社交平台,不是选秀舞台,不是打榜出道,创作者们来这里的初心,是因为喜欢某部作品,是因为想结交圈子里有同好的人。




她性格锋利张扬,那是因为她本身就张扬。




她性情软绵可爱,那是因为她本身就可爱。




太太没有义务,没有理由,没有必要去为了【粉丝可能不喜欢】而【营造维护一个虚假的人设】,喜欢的,自然来了,不喜欢的,走便走了。




也请各位读者,也不要在不了解一个人性格之前,就擅自贴上【温柔】、【善良】的标签,更不要说太太做出和自己主观臆加的人设不符合的事情时,觉得不接受,因为创作者她本身就是这样一个人,不是活在你梦里。




你脱粉就脱粉吧,没求你来,不拦你走,你脱粉前还要振振有词的长篇大论,我为什么要脱粉。抱歉,别说,转身,出去,门在那里,不想听,没兴趣,有缘再会。




 




给混圈的暴躁老哥一个活路




 




 




【创作者最忌讳的事之一,踩一捧一】




“我喜欢a太太,她这个这个很好,但是她在这方面不如b太太好,所以我不喜欢a太太了,b太太最棒!”




宝贝儿,你没有毛病吧?表达喜欢不是你这个说法。




你可能只是在表达你的看法,但是到听者耳朵里就是【a太太不如b太太】




你让a太太怎么想?




你让b太太怎么想?




你让两位太太的真爱粉怎么想?




搞不好两个太太互为真爱粉,天天互吹恨不得以身相许呢。




你倒跳出来这么一出:“我不同意这门亲事!a太太配不上b太太!”




“人家郎才女貌天生一对,轮得到你这妖怪来反对?”




 




 




创作者是因为喜欢才来创作的,并且大部分都愿意接受诚恳的建议。




但是创作者不是商品,不是摆在店里展柜里的,很多人都把她们当做心头宝,你当着她们的面指指点点像挑手机选性价比高的那样评头论足,甚至有些ky粉评论的还是跟创作者的作品水平无关的东西。




朋友,你的尊重呢?




 




个人感受不代表所有创作者




有需要的转就完事了




转就成了转就成了转就成了不用问


今天因为被盗图,跑了qq看点和腐次元很多地方,然后打开了腐次元发现不止我,还有很多人包括很多文手,都不知道被盗了几手了。
我他妈真是,我只想说─────

无授权转载死死死死死好吗!!!

妈的统统剁手吧?!!!

凭什么人家熬夜画的东西还没你们二话不说抱走的点击多?????

看置顶看置顶都给我看置顶!!别逼我不开放授权行吗!!

想砍人了我。


我去你大爷的规范使用……我这句话什么都没有好吗

继续闭关!!!

不定时发放千粉点梗福利,敬请关注!(ni)


【2019 冰九依旧七夕24h 活动总结】

祝贺🎉🎉🎉!撒花🎉🎉🎉


冰九搞事小分队队长:

【文案汇总】


凡尘未醒,无情有情;凡尘既醒,有情无情。
至情造世,万物有情;仙家眷属,凡子何殊。
身是形役,心为魔障;苦乐兴败,仙家无二。


--一宣


初太痴时巧遇君,一眼迷了少年心。不意真心遭人踏,仇恨炀人,欺己者自当奉还。
后忆天真少年郎已离,持腰扇笑者并不还。
何谓爱恨,不欲知。牵线未有断,相至最后,见曾旧识不再,人过无趣,此世只余你我伴,昔日美时皆消散。


--二宣




【工作人员】


策划组:理想一定洛必达 @理想一定洛必达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碎雪 @碎碎雪❄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NIJIAR @NIJIAR_ 


  (排名不分先后)




美工:一宣——凉白不是凉白开 @凉白不是凉白开. 


   二宣——竹名君 @竹名君 




题字: 一宣——易山 @易山今天练字了吗 


         二宣——老祖的酒 @老祖的酒 




【时间表】







【彩蛋】











感谢各位参与者的辛勤付出以及读者们的肯定,预祝冰九越来越好!


鞠躬











【冰九依旧七夕24h-04:00】师徒

@冰九搞事小分队队长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“沈清秋,我们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来,我不会放过你,我们,依旧可以做师徒。”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这是一个在沈清秋死后的几年,洛冰河抱回沈清秋的转世,他做师尊,沈清秋做徒弟的故事。

七夕画这个的想法呢,就是原著沈清秋和冰哥,都过的太苦了,就算是最后沈清秋身死,也不代表洛冰河就会释然,他们身上的情绪都太压抑,太深了,所以才会想画一个沈清秋转世的想法,因为其实算算账,他们也算是两清了,沈九已经死过一次,他们都可以开始新的人生了。

我们快乐一点,不要辣么蓝过。

当然冰哥会把沈清秋转世领回来,还是想要回找场子的嘛!

好好让他感受一下做徒弟什么感觉x

但转世的沈清秋是懵懂的,新生的,洛冰河就总会在自以为可以下狠手的时候手下留情。

我对这个沈清秋这个设定会加入一些自己的想法和设计,毕竟人性本善,谁会生下来就像个恨猴子🐒一样呢是叭~

(以后还会画这个设定,有修改也有补充)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SO!1-10p漫画,还有文哦!文我放在下面,大家可以慢慢看!(我还浪呢,还想把文放在11p orz)

看我闭关咕咕了这么久!头一次这么高产!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手的姿势有部分参考素材√

还有洛冰河的天魔印我设定只有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出现,其他的时候没有(懒得画了bushi)

原著属于墨香ooc属于我。

望诸君喜欢!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沈清秋被洛冰河抱回来的时候,只有三岁,可是他七岁的时候,洛冰河才有收他为徒的意思。

而在这拜师前的四年空窗期里,沈清秋就像一只小耗子,战战兢兢的生活在一众群魔乱舞里。

他身体一直不太好,病歪歪的,又瘦又小,可能是上辈子行恶太多的缘故,没有好人家敢收他,就算投到了一户老农家里,也是饥荒年里被遗弃的命。

然后,他就被洛冰河捡回去了。

在魔界的地宫里,没人高看他一眼,也没有人搭理他,洛冰河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,没有人护着他,倒是也没人欺负他,毕竟一个病歪歪的三岁小孩,还能怎么欺负,怕是拿手指头戳一戳就要翘辫子了。

他每天在地宫里跌跌撞撞的兜圈圈,猫嫌狗不待见。反正只要他长牙了,每天管一口饭吃,饿不死就行。

只有宁婴婴会心疼他,偷着给他塞点吃的玩的。

这一世的沈清秋活的很简单。

他虽然还小,但他知道没人喜欢他,不过也没人伤害他,所以突然冒出来一个对他好的宁婴婴,他都能咧开豁牙的小嘴乐上好一会。

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被洛冰河折磨的伤到了底子,他看起来傻乎乎的,反应也很慢,一样奇巧小玩具摆弄好几天也百思不得其解。

但宁婴婴很有耐心,她会手把手的教沈清秋,但是教着教着便泣不成声的垂下泪来。

沈清秋吓了一跳,用说话还漏风的声音软糯的叫她姐姐。

“别叫我姐姐。”宁婴婴抹了抹眼角摇头,生硬的挤了一个笑“你还记得把你带回来的那个人不?”

虽然洛冰河把他带回来就没再管他,但他那张冷脸沈清秋还是记得很清楚的。

沈清秋想了会,小鸡啄米点头。

“再等等吧,等你长大后,他会收你为徒的,你可以…你可以叫我…”宁婴婴越说声音越小,憋了好一会才羞赧道:“你可以叫我师娘。”

“师娘!”

沈清秋想都不想,呲着小豁牙就叫,宁婴婴一捂脸,感觉这便宜占的忒不好意思了。

不过,从今以后她就是沈清秋的师娘了。

所以这孩子,她是要管的。

现在沈清秋不再是猫嫌狗不理的一个孩儿了,宁婴婴每天有大半的时间都在陪他,教他识字,陪他长大,带他熟悉地宫的每一处地方,就这样,见的多了,沈清秋的问题也越来越多。

比如:

“师娘,为什么我们每天都会遇到那么多师娘,我有多少个师娘?”沈清秋掰着手指头数,发现十根手指头加在一起都数不过来,索性放弃了。

“这个…”

“可是,这么多师娘,我都叫师娘,怎么分清楚谁是谁呢?”沈清秋犯愁的眉间皱起一个小疙瘩,他拽着宁婴婴的袖子悄悄跟她说“那我以后叫她们师娘,叫你婴婴师娘好不好啊。”

宁婴婴愣了愣,笑道:“好啊。”

“婴婴师娘…”沈清秋仰起脸看她“那师尊什么时候会收我做徒弟呢?”

宁婴婴敛了笑容:“七岁…阿洛说七岁他就会收你做徒弟…”

沈清秋得了答案,掰着手指头数了七减三,觉得只是四根手指头的长度也不是很长嘛。

但其实不是这样的,沈清秋不清楚,但宁婴婴清楚的。

当年洛冰河拜入沈清秋门下是十岁,沈清秋赏了他一杯热茶。

所以眼巴巴期待着四年后的只有沈清秋一个人,而明白其中龌龊的,等的是他七年后的笑话。

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,却风声很紧,一丝都吹不到沈清秋耳朵里。

宁婴婴急的梳妆时差点掰断梳子,可她再焦虑也阻止不了沈清秋的长大,四年很快过去,七年也只是眨眼间的事。

可沈清秋什么都不知道,他见过洛冰河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而洛冰河是什么都清楚的,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放任宁婴婴对他照顾,酝酿着一杯滚烫的热茶酝酿了七年,耐心的等待着教这个小东西重新做人的那一天。

阳春很快就要到了。

宁婴婴对着铜镜绾发愁,蓦然间揪出一根银丝来,她鼻子一酸眼圈就红了,沈清秋老老实实的给她递帕子,他知道婴婴师娘很容易掉眼泪,但这几天宁婴婴偷着暗自垂泪的次数是在有点多。

沈清秋知道宁婴婴在难过,却不知道她在难过什么,所以他更听话,也更谨慎起来,每天跟着宁婴婴进进出出都好好的喊人,地宫光他师娘就几百个,但沈清秋一个人都没记错过。

沈清秋是个挺好的孩子,宁婴婴也把他带的很好。

可谁让他上辈子太讨人恨了呢。

阳春那天洛冰河回来了,所有人都知道尊上回来了,只有沈清秋搞不清楚情况,对他来说,那杯敬师茶来的太迟了,迟的他都不敢再期待了,如今的意外突如其来,沈清秋听见消息时,眼睛都是亮的。

他顾不上看婴婴师娘苍白的脸色,一路小跑过去,自己躺进盘子主动送菜,身边一众的妖魔鬼怪准备看好戏,侥是沈清秋再期待也觉察出一丝不对。

洛冰河就坐在尽头,桌子上有一杯敬师茶,他倚在太师椅上面无表情,看不出好恶高兴。

这不奇怪。

可沈清秋看着他又看看左右的姨姨伯伯,突然觉得脚下的门槛好像是会吃人的,只要迈开脚就再也出不去了。

他望着远处的洛冰河,犹豫再三,还是抬脚走了进去。

宁婴婴想拽他没拽住,眼睁睁看那个瘦瘦小小的身影跪在蒲团上,她心里咯噔一下,索性不在看了。

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。

沈清秋逃不出洛冰河的手掌心,不管他转生几世他都逃不出去,他上辈子就是死在这里的,现在兜兜转转一大圈还是会回到这里的。

沈清秋捧着敬师茶跪在蒲团上已经好一会了,他手腕抖的茶碗一直“咯咯”作响,可洛冰河无动于衷,一直闭目眼神,看上去甚至还要睡一觉。

沈清秋等的直嘬牙花子,悄悄收了收胳膊肘,然后偷瞄一眼洛冰河,见洛冰河没反应,他又收了收胳膊肘,再偷瞄时候,洛冰河正好在看他。

沈清秋立刻又把胳膊捋直了。

洛冰河依旧没什么反应,冷漠无言的和沈清秋对视,沈清秋满头大汗的看着他的眼睛,突然觉得洛冰河好讨厌自己,好讨厌好讨厌。

因为,那双眼睛里除了厌恶就是恨意。

沈清秋被他看的心里难受,索性咬牙,闭上眼受着。

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呢?

我三岁被你抱回来,今年十岁,一年见一面这才见过七次,你为什么要这么讨厌我呢?

我明明什么都没做。

洛冰河突然嗤笑一声,他知道沈清秋快跪不住了,脸色刷白不说,那汗淌的就没停过,汗珠挂在他眼睫毛上,好像哭过一场一样。

他透过又瘦又小的沈清秋就像再看当年的自己,恨意更浓,心情复杂却也解气。

当年沈清秋又是什么心情呢?看自己就像看蝼蚁,一杯热茶说扣就扣。

你不想收我为徒,却还是要把我留在清静峰。

而我也不想收你为徒,却还是要把你困在地宫。

你哪都别想去,沈清秋。

洛冰河抬了手,旁边都是默不作声等着看戏的。但沈清秋一直闭着眼睛全然不知,他累的腿都僵了,洛冰河手指头都没碰到盖,他先一哆嗦,一杯茶都扣在自己脑袋上了。

周围看热闹的差点一口气没上来,憋出内伤。

洛冰河手悬在半空中,一时半会竟然酝酿不出恨意来。

我到底再恨些什么呢,他想。

他本来应该生气的,但沈清秋这边都快哭出来了,他毕竟还是个孩子,这会儿捧着撒了大半的茶碗,脑袋上顶着一股茶香,哽咽几声刚要哭。洛冰河突然打断了他。

“烫吗?”他的准师尊这样问。

沈清秋刚涌上来的哭意瞬间被转移,他端端正正跪好,捧着一杯剩下的茶根摇头:“不烫的,已经凉了。”

洛冰河突然就愣住,他怔怔的看着沈清秋,这才伸出手。

等沈清秋反应过来,他那一杯茶根已经被洛冰河喝完了。

拜师礼结了。

“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洛冰河的弟子了。”

“沈清秋。”